AD
首頁 > 娛樂 > 正文

導演、原著作者道歉,《上海堡壘》票房口碑失利誰之過?

[2019-08-12 23:33:41] 來源: 編輯: 點擊量:
評論 點擊收藏
導讀:“《流浪地球》打開了中國科幻電影的一扇門,《上海堡壘》又給關上了。

  客戶端北京8月12日電(記者 宋宇晟 實習生 王新月)“《流浪地球》打開了中國科幻電影的一扇門,《上海堡壘》又給關上了。”最近幾天,這句話成了不少網友對電影《上海堡壘》的評價。

  導演滕華濤說,《上海堡壘》陪伴了自己六年,影片上映就像交上了小學畢業作品。但這份作業上交當天就引發了巨大争議。

  影片9日上映當日,豆瓣評分跌至3.6,三天之後又跌到了3.3。

資料圖:《上海堡壘》拍攝現場,滕華濤導演給演員鹿晗講戲。

  “一路看評論,批評是最多的”

  《上海堡壘》講述了一個人類抵禦外星人入侵的故事。

  片中,外星文明企圖掠奪能源寶藏,全世界多個城市遭受重創,上海成為人類文明的最後希望。在這個末日戰場中,主角江洋(鹿晗 飾)帶領灰鷹小隊正面迎戰外星“捕食者”,而他暗戀的指揮官林瀾(舒淇 飾)則在指揮戰鬥……

  觀衆不喜歡這部電影的理由很多。

  比如,《上海堡壘》裡的科幻背景設定草率、一些場景拖沓、情感線鋪墊過多、演員表演不佳等等,甚至影片中不止一次出現了演員口型對不上的情況。

  8月11日,滕華濤通過微博回應:“以往拍的電影,也有觀衆不喜歡,但大都是就電影批評電影,可今天看到有網友說——《流浪地球》打開了中國科幻的一扇門,《上海堡壘》又給關上了,真的是非常難過。”

微博截圖

  導演滕華濤既執導過電視劇,也曾執導電影。一直以來,他習慣于導演愛情片。在他的作品中,《蝸居》《裸婚時代》等還在觀衆中有不錯的口碑。執導科幻片,對他來說,還是第一次。

  但這部号稱打磨六年的電影并沒有讓滕華濤成功轉型,隻留下“難過”兩個字。

  當然,讓導演難過的應該不隻有觀衆的負面評價,還有不如預期的票房成績。

  按照此前報道,這部科幻電影光投資就有3.6億元。但上映三天,票房才剛剛突破1億元。而單日票房則一天不如一天。上映的第三天,8月11日,單日票房也隻有一千多萬元,顯然血本無歸。

  滕華濤也在微博中坦言,自己一路看評論,批評是最多的。 “很難受,但這就是一個沒有做好事情的人,應該有的感受,我會記住。”他說。

資料圖:滕華濤。

  愛情,還是戰争?

  在滕華濤道歉當晚,電影《上海堡壘》的原著作者、編劇江南在微博也向“那些不喜歡電影的朋友”緻歉。

  但其實,和這部影片不同,小說《上海堡壘》在當年算是有着不錯的口碑。2009年出版發行的小說《上海堡壘》在豆瓣上有着8.4的評分。

  僅從評分來看,小說《上海堡壘》與劉慈欣的小說《流浪地球》基本持平。但兩者是完全是不同類型的故事。

豆瓣截圖

  江南擅長寫情感戲,尤其是懵懂暧昧、似有似無的情感。在小說《上海堡壘》中,江南原著有着非常完整的故事線和鮮明的人物,而其中的主線是男主人公江洋的愛情和人生的成長故事。

  從科幻片的角度來說,《上海堡壘》本應是一部“軟科幻”電影,即主要表現科幻背景下人文價值層面的思考。這和《流浪地球》完全不同。

  可到了電影裡,《上海堡壘》被定位成了一部夾雜着愛情故事的“科幻戰争類型片”。

  影片上映當天,滕華濤在接受采訪時還提及,自己希望《上海堡壘》能為中國觀衆提供一部與《流浪地球》不同類型的科幻電影。“科幻電影的類型越拍越豐富,希望未來我們能夠提供一些更新的科幻電影類型給觀衆。”

《上海堡壘》海報。

  可惜的是,不管是戰争線還是愛情線,都并未讓觀衆滿意,反倒讓影片有了“四不像”的感覺。

  有網友就認為,“本質上這是一部披着科幻/災難片外皮的純愛片,還是那種完全沒有cp感的純愛片”。

  而在改編中更大的問題是,影片的科幻邏輯出現了BUG。比如,原本在小說中沒有的“仙藤”,在影片中被設定為引發外星人攻擊的源頭。

  有影評就指出,觀衆随之就因此産生多個疑問:“仙藤”是人類從外太空找來的,人類找得到,能力比人類強得多的“捕食者”找不到?非得毀滅人類才能得到“仙藤”?

  演技、特效不是科幻片的全部

  除了以上問題,《上海堡壘》的演員也成為網友攻擊的一個重點。

資料圖:電影《上海堡壘》領銜主演鹿晗和舒淇。 徐銀 攝

  事實上,從電影确定鹿晗為主演時,就有網友表示,“科幻+鹿晗,這種組合直覺就是爛片”。

  也有網友覺得,鹿晗給人的印象還停留在“小鮮肉”的階段,與硬核的科幻氣質沾不上邊。

  鹿晗角色造型曝光後,發型也引起争議。不少網友吐槽,作為精銳戰士,鹿晗制服帽子下壓着的,是他标志性的厚劉海。

  但在劇情有諸多漏洞的情況下,誰來演、演得如何,似乎已不太重要。

  清華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教授尹鴻就直言,《上海堡壘》不好,讓鹿晗背鍋,實在有點冤枉。“雖然我從不關注小鮮肉隻關注好演員,但也不願意看見對一個長得俊秀、而且還算演得認真的年輕人群起而攻之。換誰演,能拯救這部電影? ”

資料圖:鹿晗曾表示,對影片的品質很有信心。 徐銀 攝

  顯然,對于剛剛進入“科幻電影元年”的中國電影來說,《上海堡壘》沒能在《流浪地球》的基礎上更進一步。

  但平心而論,相較于前述槽點而言,影片的部分特效鏡頭還算在線。

  導演滕華濤曾表示,“江南老師書中‘上海大炮’四個字,真正做起來要好幾年”。

  而《上海堡壘》視效總監王璇在接受媒體采訪時,直接給影片視效打出了8-8.5分的高分。“之所以未到滿分,一方面與時間有關,後期制作不可能無限期修改;另一方面是中國創作者對科幻類型的積累理解還有待提高。”

  《流浪地球》導演郭帆在看過《上海堡壘》後也說:“我非常能體會這麼多年背後的不容易,也知道每個特效鏡頭後面是多少人的汗水。”

  但這不是科幻電影的全部。

資料圖:劉慈欣。記者 宋宇晟 攝

  劉慈欣今年5月談及中國科幻電影時就曾預言:“我們不可能,也很難指望以後每一部科幻電影都像《流浪地球》這樣。”

  在他看來,中國的國産科幻電影其實至今都不具備西方的電影工業體系。但那時的劉慈欣很樂觀,因為他相信這些差距都是可以通過努力縮短的。但他給出的前提是“創作者應該對科幻本身有一種情懷”。

  事實上,《上海堡壘》在某種程度上讓觀衆認清了中國科幻電影才剛起步的現實。但一部影片的慘敗并不能代表整個中國科幻電影的現狀與未來。相應的,中國科幻電影的成熟、電影工業體系的完備也需要更多時間的積累。

  道阻且長,行則将至。中國科幻電影的大門,不會關上。(完)

為您推薦